朱逸博士接受专访:中国细胞基因治疗元年CDMO企业如何推动行业产业化进程?

在整个细胞基因治疗行业大规模进入产业化阶段时,以谱新生物为代表的CDMO企业如何推动产业化进程?从2017年发展初期,一年几十万的订单额,直至2021年已突破1亿元的订单,谱新生物见证了行业的高速发展。


谱新生物首席战略官朱逸博士做客医麦客《峰客访谈》(点击观看视频)


朱逸博士,谱新生物首席战略官。负责公司整体业务布局,投资并购及海外业务。获得美国杜克大学医学院免疫学博士,复旦大学MBA,复旦大学遗传学学士。拥有15年以上药物研发,临床运营,投融资与商务拓展经验。


近期,复星凯特与药明巨诺的两款CAR-T产品相继获NMPA批准上市,国内细胞治疗行业引来了新一轮的热度持续攀升。当前国内已有数款细胞药物正处于临床及产业化阶段,CDMO如何助力细胞与基因治疗产业化进程已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专业的CDMO企业是推动细胞与基因治疗行业发展的重要角色。近日,谱新生物首席战略官朱逸博士接受业内媒体专访,就CDMO服务商如何推动行业产业化进程等相关内容展开对话。


5df53567348aca7801337aa2d81ac30a.jpg

谱新生物位于江苏苏州的商业化生产基地


为不同需求的客户解决产业化难题


“复星凯特和药明巨诺两款CAR-T产品登录中国市场,为相关的临床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提振了国内从业者和市场对于细胞与基因治疗行业发展的信心,在整个细胞基因治疗行业大规模进入产业化阶段时,需要关注已经上市产品的产能问题,以及处于研发和临床阶段候选产品的工艺迭代和市场定位。


朱逸博士认为:“国内CGT行业的CDMO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细胞药的产业化验证和药学工艺开发依然是困扰着创新药公司推进细胞药产业化的限速步骤。谱新生物定位为细胞与基因治疗药物产业化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d32b7c366bb13ffa919dd38ebba7317e.png


“一直以来,我们配合监管要求和客户需求、随着服务项目的持续交付、自身市场体系的锻造以及新技术的吸收与迭代,谱新生物的服务能力得到了全方位的提高,这可能是未来CDMO企业提供产业化解决方案的重要基础。”


d7e5259f8ac89d6dd834dcd807d2cf48.png

谱新生物苏州的生产基地一角


从客户类型看,产业端客户是谱新生物目前服务的主要对象。通过3年的市场建设,谱新生物已经集聚了相当数量的代表性客户。既有布局细胞与基因治疗药物开发和应用的传统药企,也有专注于细胞与基因治疗研发的创新型生物技术公司。


朱逸博士介绍:“谱新生物的生产设施、整体建设标准是为未来细胞与基因治疗商业化生产而建立的,公司已拥有与细胞药产品上市企业同级别的生产能力和质量体系。同时,在产能布局方面,谱新生物正在国内多个主要区域进行生产设施建设,积极布局海外生产基地。预计年底,在美国的第一家生产中心将于北卡罗来纳州初步建设落成。”


f3fc552a1d98b1f547eb7d97e54337d4.png

谱新生物全球产能布局图


以药物开发为标准的交付能力


无论是对传统大型药企还是创新生物技术企业来说,CDMO服务重要的一点是保证客户项目开发的成功率。“如果客户产品最终未能成功上市,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最完美的结果。保证每一阶段速度的同时保证产品开发的成功率,这是我们服务能给到客户的附加值。”朱逸博士强调。


抗体和小分子领域的CDMO服务已相对成熟,核心的任务是要按客户合同要求、按时、按量且稳定地完成生产并交付。而国内细胞药CDMO公司的现状是大部分公司仍处于在摸着石头过河,与客户共成长的过程中,并很少拥有成熟细胞药项目的交付经验。


细胞药CDMO服务有其独特性,工艺与生产标准差异巨大,所以对CDMO公司除了常规的cGMP、产能、质量等要求之外,还提出了更高、更新、更重要的要求——对于细胞药的深刻理解和产业端转化能力。


“从做药的角度来审视CDMO服务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问题。尤其对于细胞药物,它的研发和生产是紧密联系的。谱新生物在订单交付过程中,在及时发现问题的基础上,会为客户提供确实可行的整改方案,甚至是在产品设计层面上的。这对我们团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但却大大减少了产品在后续开发过程中的障碍。我们认为,这样的服务对我们的客户是非常有价值。“


谱新生物第一项承接的注册临床生产项目是一款Phase I/II CAR-T细胞药项目。基于此细胞药早期研发,IND申报,注册临床生产等的全流程经验,谱新生物建立了完善的、立体化的、成熟的全流程服务能力,谱新生物也是国内极少数拥有承接该类项目实际经验及能力的CDMO公司。


fc54a5d65dfc2c0930b2d12bded23989.png谱新生物苏州的生产基地一角


“客户对我们的信任就是对我们能力最好的佐证。”朱逸博士介绍,据了解,2017年前后,谱新生物一年只有几十万的订单额,发展到2021年已突破1亿元的订单。作为专业的细胞药物CDMO服务商,谱新生物正在运营的项目囊括了:通用型CAR-T、TCR-T、干细胞药物及mRNA等,为众多知名药企和创新药公司提供了细胞药物的全流程解决方案。


不久前(2021年8月14日),谱新生物与普米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就细胞治疗药物委托开发生产达成全面战略合作。


68e02669c22ae8383e57ca6a7d8ec0b6.jpg

谱新生物集聚的客户数量与比例


细胞药的产业化评估是最初且重要的一步,在已经承接的多个细胞药项目运营前期,谱新生物协助多家客户进行产品工艺的早期优化,清除产品申报的障碍。谱新生物已建立了在国内CDMO公司中独树一帜的细胞药物产业化转化评估与服务平台,包括HiLenti™慢病毒平台和HiCellx™细胞技术平台。


HiLentiTM慢病毒平台与悬浮无血清病毒培养体系


朱逸博士表示,在国内已发布的法规和指导原则中,有非常大的篇幅都提到了载体系统的合规性和安全性,在谱新生物已经服务过的项目中,大部分客户项目的原始载体都或多或少的存在一些问题。


谱新生物经过数年的对比优化和积累,自主打造的HiLenti™慢病毒平台在载体系统已经进入注册临床试验,并在多个项目中获得了客户的良好反馈。对比未优化的载体系统,HiLenti™的慢病毒产量是其2-5倍,加速客户项目的推进进程,大大节省经费与时间。


朱逸博士介绍,慢病毒载体(LVV)产业化应用非常广泛,目前大部分的CAR/TCR-T细胞药项目采用慢病毒载体对T细胞进行改造。随着细胞药行业进入产业化后期,对于慢病毒载体的产量、质量和稳定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技术角度来讲,慢病毒贴壁细胞制备的产能对于小规模研究使用已经足够,而对商业化生产来说,悬浮培养体系可以提供更高的的产量与质量。


谱新生物HiLenti™慢病毒平台的制备工艺在整个行业是独树一帜与市场公认的,谱新生物是国内率先实现无血清悬浮培养工艺的公司,也是目前少数有项目使用悬浮无血清慢病毒工艺并获得了IND默示许可的CDMO公司。


自动化全封闭式培养体系是未来细胞生产工艺的发展趋势


细胞药物的制备对环境洁净度要求极高(B+A),只有严谨的生产工艺和严格的质量控制,才能够最大限度地保证细胞药物临床的安全和疗效。


朱逸博士认为,中国的监管机构对于细胞药物的监管标准非常高,在有些细节方面已经超过了美国FDA的监管标准。CDE在IND审批的过程中,对于细胞药物用到的原料比如质粒、病毒以及细胞成品的稳定性、安全性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谱新生物HiCellx™细胞技术平台配备了所有国际上卫生监管部门普遍认可的封闭细胞生产设备,同时具备成熟的封闭细胞生产平台工艺,HiCellx™细胞技术平台已进行多个项目的细胞生产。同时谱新生物拥有丰富的工艺路线,以应对不同类型客户的需求。


要根本解决生产稳定性的问题,前提是减少人为的干预,更多采用自动化全封闭式的培养体系进行产品生产,这是细胞基因治疗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


“从做药最底层的逻辑看,安全性才是首要的。”


细胞药物是一种活的药物,细胞药的管理要遵循安全、有效、质量可控的原则。拥有15年以上药物研发经验的朱逸博士认为,从做药最底层的逻辑看,研发成本并不是原研药首要考虑因素,做原研药根本是为了解决未被满足的临床治疗需求,这其中安全性才是首要的。在安全得到保障的前提下我们才进一步验证药物的有效性。“这完全是从做药人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细胞药造价高昂,“降低成本的过程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最基本的是在严格遵守药物监管标准的前提条件下,再探索如何在开发和生产的各个阶段和环节进行优化,从而达到降低成本的目的。”朱逸博士补充。


设计支持:联合创智